柳冠中:继承《包豪斯》的精神而不是“风格”

企业在不断转型升级,扩充产能、提升效率而制造出大量产品,却不一定卖得出去。老百姓的真实需求是什么?这也是必须思考的问题。今年是包豪斯100周年,但它仍然流?#26657;?#21487;现在大家看得见的都是风格、产品,都是“实”的东西,但深究根源是什么?未来又是什么?

“耳听为虚、眼见为实吗??#20445;?#24403;我们讨论制造业未来的发展时,难道仅仅是制造设备的转型与升级吗?像是流行至今的包豪斯,最核心的不是为后代创造了大批量的设计风格和产品,而应透过现象实体看?#22870;?#36136;精神。

包豪斯的精神,是为大众;其创始人格罗佩斯,也是“现代设计先驱?#20445;?#20182;提出的思想是基于“德意志制造联盟”这片土壤,继而出?#33267;恕?#27178;向联盟”以及我们现在所说的“跨界、集成”。“为大众服务?#20445;?#24212;是企业和社会追求的信念,否则将呈?#33267;?#26497;分化的局面。而落实到中国,“中国方案?#26412;?#26159;着眼于用户的长期使用,而非消费者的短期购买,将设计思维与用户关怀相结合,不能将企业的服务止步于消费行为的完成,而应?#32654;?#35299;:用户可能要使用这件商品长达10年之久。可以说,“消费者”是相对于“商业”的概念,只关注“生意、交易”的赚钱,沉溺于“痛点、爆品?#20445;?#23601;会忽略使用中的需求,造成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发现问题后的埋怨,甚至骂娘;而以“用户”为本,“服务”和“体验”才会成为设计关注的目标,才是相对于未来服务经济发展的概念。只为营销的企业当然把设计看作是“造型”的“酷、炫”与“时尚”——“短命鬼”的问题,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设计。国内工业设计发展至今,并未真正理解设计的含义、艺术和设计之间的关系以及设计与造型的区别。

所以,无论是企?#23548;一?#26159;行业学者、媒体从业者都必须清醒,将制造系统、需求研究、创新模式、专业素养进行再格式化。创新不是换造型、换材料、换花纹,也不是将最先进的技术引进到家居环境,而应该去理解“家”的真正存在价值——家庭成员在其中不是各自为营而应是聚在一起的,“亲情、相夫教子、天伦之乐”才是一个完整家庭的“本质”。

这也才算得上是“中国方案”。然而很多企业并没有关注到这一点,还是跟着西方技术再走。但历史规律也昭示:工业革命的“大生产”是基于系统标准、以分工合作的方式为大众服务,提供实用经济的产品和服务,是完全区别于?#27490;?#19994;作坊的。工业革命带来了“大生产”的方式,也带来了“设计”——能制造、能流通、能使用、能回收,这也带来了“四品”——产品、商品、用品和废品。而国内的企?#30340;?#21069;仍处于“设计=美工”、“设计=工程师的算法”的阶段,然而设计还是要从服务出发,为满足人民大众美好生活的愿望。

为此,可以参看下“德国制造”。德国一开始也是模仿,利用便宜的劳动力来生产,其受到压制后,抓住了标准的打造,而如今我们可以看到“德国制造标准”虎行天下,抓住了标准这一非“物”的层次,这也是国内企?#23548;?#35201;关注的问题。“未来”生产标准的制定,才是今后核心竞争力的最根本保证。包豪斯就是德意志制造联盟所奠定的工业设计观念与机制的产物,而不是“生产力!”当年德国官员考察英国工业革命现状后展开大辩论后,组织了一个跨行业的横向机构?#25945;ǎ?#20197;推进工业设计理念的全方位渗透。

而工业设计中最终的能力在于,协调各个利益集团的整体思考能力,而非从造型、色彩、?#23454;?#30340;思考,因而在做工业设计时必须要跳出来,正确认识到思想理论、方法程序、技术及工艺设计。例如,常说的科技是生产力,科技可以造福人类但?#19981;?#27585;灭人类,像是无人飞机、无?#24605;?#39542;、无人商店等,但人的主体性在技术中是缺失的。而设计是以人为本的,是一种可以制衡科技的思想。人追求享受、娱乐,四体不勤而丧失人性,但不能忘记人类最终还是要和自然和谐共存。

“中国方案”的打造

“中国方案”是极具政治智慧的!是中国的传统智慧的体现——“实事求是?#20445;?#20013;国情况复杂,幅员辽阔、民族多样,发展极其不平衡,因而未来面临的消费需求也是多元的,不能一味追求高端,也不能盲目复古。归根结底,要理解“节制欲望?#27425;?#22825;”的内涵,这构成了我们中国未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基础。因而,中国设计还是要解决中国的问题,但改革开放30年来,凡是引进的基本都停留在引进水平上、凡是不能引进的反而能达到世界一流水平,这?#24471;?#20013;国人的智慧;而一旦引进了已有技术,就有了“?#23637;鰲保?#24605;想就懒了、不动脑子了。

可见,国人还是要在观念上、价值观上革新,不能把自己的脑子束缚住了。但在家?#26377;?#19994;还局限于一个误区,例如家具一定是木制的,设计与制造家具的却不研究“家?#20445;?#26080;数人都在做“家居?#20445;?#20294;真正研究过“家”却屈指可数,大多在做“居”如工艺、结构、材料、装饰灯,这是很奇怪的。“家”听起来很虚,却恰恰是立国之本。而“家”真正需要的要考虑长远利益,将对产品经济的基础研究和未来?#35856;?#30340;需求相结合。

如果家居企?#30340;?#26126;白功能性的真实意义、理解技术与艺术之间的关系,可以少走很多弯路,不能只看到“炫酷、流行、爆款、奢华”的表面设计,这恰恰不是设计,这只是商业,为了挣钱而已。但设计不能只看到眼前,不能只是用噱头吸引眼球。此外,需要?#24471;?#30340;是,现在“中国制造”是大而不强,我们的“制造?#20445;?#21482;是“造?#20445;?#32780;“制”是引进的标准、流程、工艺。

企业现在都是在做“牌”而非“品?#20445;?#21697;质信誉才是核心,而非单纯的品牌效益如把5块钱的东西占了品牌效益的优势卖了50块钱。钱是多赚了,但方向错了。面对?#36861;?#25880;攘的?#36136;疲?#20225;?#23548;?#26356;应冷静清晰地观察,不能唯利是图。真正?#30475;?#30340;标志在于,中国企业的产品可以被国外实验室用于研究。

行业是一个服务产业链,企业不要单纯追求自己的“大而全?#20445;?#36825;反而会导致内部互相绞?#20445;?#32780;要关注到产业链乃至“产业生态圈”的创新、实现高端综合设计服务的转变。“工业设计产业”的概念,应该是用户选择,不是生产选择;是定义需求、引领消费、创造?#35856; ?#23558;知识转化为?#26102;荊?#35201;以服务经济、改造产品经济向“产业创新”演进。

因此,中国的未来在于,创造未曾有过的生产方式,走具有中国自身特色的发展之方案。

“广厦万间、夜眠七尺,?#32487;?#21315;顷、日仅三餐”。设计是一种横向的机制,必须学会合作、跨界,它与商业、科技是有差别的,也需要与商业、科技博弈。这不光是设计的表象,还有它的思想要在企业战略中体现出来。“设计”有两?#20013;?#36136;,作为名词,是指这?#21482;?#21160;的产物,在特定的外因?#20262;?#20107;的工具或对象、结果;作为动词,是指人类的一?#21482;?#21160;,为达到抽象目的而在特定的外因限制?#20262;?#20107;——中国的社会所需求的生存方式。

而设计最强调的是研究外因,“师法造化”是中国的哲学,中国的设计理念也必须遵循“人法地、地法天、天法道、道法自然,看山看景?#23637;?#36824;是想识人”。

例如“墙?#20445;?#25105;们并不是要“墙?#20445;?#20165;是施工需要墙。而设计的目标却是为了解决抵御、保护或隔绝、或纪念,也许是为了私密、为了象征、或依靠、得?#22870;?#25252;、温暖、体现生活气息,这才是设计的“以人为本”的目的和逻辑!并不是“墙?#20445;?#20154;为实现这个目的会受制于实现目的所存在的外部因素,?#35789;视?#25105;们生存所依赖的环境——要?#35270;Α?#22806;因?#20445;?#36825;才是人类设计的本质——“实事求是”。为此,如《三?#24535;?#20013;“人之初、性本善,性相近、习相远?#20445;?#35828;的是人与人的差别主要是在“习相远?#20445;?#21363;外因——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的道理。我们并没有继承中国的传统精神,反而都在跟着外国人走。

设计是一?#36136;视?#24615;的选择,理解外因?#28009;?#20505;、地理、物理、社会人文等条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这才是设计的逻辑所在,而目前的设计过程当中更多讲的都是商业逻辑。
“眼界决定宽度、格?#24535;?#23450;高度、观念决定未来?#20445;图?#23621;产业来说,眼界指的是家居、格局指的是制造,可见家居制造的未来在于设计观念的改变。企业要拨开?#35856;?#36880;利的迷雾,把中国的需求问题研究透了,把中国哲学智慧融入企业选择的道路中。“智”是急中生智,如技术;而“慧”是定力,是制约“智”的,被选择的“智”必须要能为人类创造合理健康的生存方式。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特性,条条大路通罗马,才是中国的哲学——中国的道路。

“超以象外、得其圜中?#20445;?#36825;是中国企业尤其是大企业需要明白的道理,就如:你?#30340;?#30693;道庐山,那只是井底之蛙;只有去过泰?#20132;?#20854;他山岳才有资格?#30340;?#30693;道庐山。若能这样的话,我相信中国的未来会更好!

?– 柳冠中
2019年7月21日